产业扶贫难防低端产能过剩,政府与市场应划清边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