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湾区发展,更主要是靠制度创新。”王福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以前的开放,更多是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型开放;现在的开放,更多是规则制度型开放,“在这种转变的背景下,需要向国际先进规则体系和先进制度学习。”

位于珠江口东岸的香港和深圳组成大湾区的第一个极点。两地2018年度GDP相近,香港为2.3万亿元人民币左右,深圳为2.3万亿元人民币左右,在“三极”中处于绝对领先位置。同时,香港作为国际转运港口,以其长期在高端服务业上建立的优势,可与深圳在高新产业及科创上具有的领先位置互补,为大湾区金融行业的进一步国际化提供重要推动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