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加之科技股买入的机会越来越少,也是转向银行股的原因。”陈大龙称。

其次,数据流转程序较多,部分企业责任意识淡薄,用户数据倒卖在韩国已形成相对成熟的黑灰产业,打包出售用户数据的情况在黑市中随处可见。对于企业而言,数据安全保护大门只能作为成本支出大门,而非盈利大门。